传言始终只是传言,六月第一周大家没有迎来复工的确切消息,却被一堆流言困扰着。

  其实心里面已经打了一百个问号,但还是对一些消息抱着不切实际的期待。电影行业复工时间谁说了算我们不知道,但似乎谁都可以说几句告诉大家为什么不能复工。

  3月底短暂的区域复工曾经让大家心里有底,5月8日国务院允许电影院可以在可控的情况下恢复营业,部分影片也宣布近期回归,伴随传闻中复工的日子一天天临近,大家的情绪反而降至谷底。

  巨大的失落,无止境的传言,中国电影变成了一个嘈杂的流言场。

  已经备受打击的电影行业在整个疫情期间不断被外行责难,已经挺困难了,如果真不能帮助电影行业,由衷地希望,就不要给中国电影添乱了,大家都挺不容易的。

  x月复工、阴谋论、“独家”消息……

  中国电影的流言场

  事实情况是,中国电影自己想不红都不行。

  但凡和电影(以及电影院)沾边的信息都可以迅速登上热搜,这还不包括那些其实和电影关联性不大的信息,但好像所有人和事都很盼望和电影扯上一点点关系。

  大部分所谓的提前爆料更多是一部分人的道听途说和假想臆说,或者是从一些并不那么靠谱人士口中所获取到的一些不着边际的信息。

  无论是6月10号,还是之后的一些时间点。从目前来看,似乎有点靠谱,但似乎有都不那么靠谱。虽然在很早之前,拍sir从经验和对各方面的判断上曾经说过疫情后电影市场要做好统一开业的准备,不过这可能只是我们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罢了。

  在6号晚间,有自媒体爆料,某影视公司的大佬表示电影市场的恢复可能要到8月,马上该信息也被很多媒体引用并转载,不过仅在不长时间之后便证实该账号(包括所谓直播平台账号)为虚假账号,所有信息均未经证实,所发布的信息均不属实。

  这类情况当然不是个例,这两年不断有所谓的大V、营销账号宣传某某影片、某某演员、某某公司的独家消息,甚至有一些人会煞有介事的PS出一张假海报用来吸引眼球。

  而在疫情期间,假消息更是层出不穷。至于他们道听途说和假想而来消息,他们是不会再做解释和后续报道,毕竟他们吸引眼球、夹带私货和泄愤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更可笑的是,还会有人意会目前电影院不能正常开业是行业内部存在矛盾和意见,把这些问题意见矛盾城府化、社会化、官僚化、腹黑化,把一些非常简单的动作当成一种宫闱政治,一种权利的交易。

  拜托了,问问哪一个片方现在不期待正式复工,哪一个影城不希望赶紧开业,哪一个地方的负责的人员不想赶紧结束这无限期的等待,大家都被彼此烦了,还会有谁去玩那些无聊的游戏。

  郭德纲曾经批评过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曲艺圈的相声界入门的门槛实在太低,“厨子都能说相声。”这可能是一个行业的悲哀。

  现如今,对于很多人而言,他们其实未能掌握任何有效的信息(或者说现阶段根本没有确实的信息),但他们就敢出来发布消息,这种所谓的爆料一点也不靠谱。

  谁都想借电影得利,

  但谁都不想帮助电影解困

  可能电影的魅力实在难以抗拒,可能电影的评价门槛实在太低,可能在大家看起来电影行业等同于娱乐业,可能任何人发出电影的内容都能获得足够多的关注。

  电影圈子里面把电影当成赚钱工具无可厚非,但近些年已经有了太多太多圈子之外的“外行”把电影当成他们敛财的工具。

  人家吃肉,半外行时不时喝点汤。更多半外行可能对于电影的诉求大抵都是此类,毕竟他们是极难进入行业内部获得利益,更多只能通过操纵边缘范围去分得电影的一杯羹。

  最终我们所看到和感受到的便是,在平日里所有人都可以对电影指手画脚、埋怨各种不是。略为悲催的是,中国电影在国际层面和一些苛刻评论者眼中又是极不争气的。

  不良资本的侵入不仅仅是对行业的腐蚀,同样也对民间的资金进行诈骗,但大部分民众其实是不了解这些资本是和电影行业没有关系的,毕竟大部分资本都是打着电影公司的旗号进行诈骗。

  谁都想插手中国电影,

  但谁的插手都是伤害中国电影

  长久以来,中国电影处于一个处级地位,这也就不难理解很多电影备受其他单位的审查和“刁难”,毕竟从级别上来看,对于低一级别的处级单位过问项目其实是理所应当的,毕竟一些项目本身还要涉及到很多方面。

  2018年3月,电影局正式划分出来,此举被很多业内人士解读中国电影的身份和地位提高了。

  即便过了两年之久,插手电影的情况并没有改变,甚至很多影片的上映难度要比几年前更为严格。

  电影相关的一切问题还是应该回到电影行业中去解决,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如果其他领域有问题了,电影人可能也会发声、也会讲出自己的看法和想法,但是我们基本不会干预,或者说想干预也是无功的。但为什么到了电影层面,所有的行业就都会冒出来横加指责,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

  在这次疫情当中,我们是看到了大家通力合作的效果,甚至可以说在中国的国情下,我们能够将疫情快速抑制,我们的体制和方式是优于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合作和互帮互助是我们战胜疫情的关键。

  但合作的目的是能够实现全行业的复工复产,这也包括了电影行业以及电影院,毕竟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电影院的风险等级都不可能是最高的(这一点我们已经强调了无数遍)。

  或许对于很多人而言,他的职业可能是一份养家糊口的依靠,但对于电影行业而言,几乎目前所有从业者的根深蒂固的初衷都是热爱这个行业,没有人希望离开。

  最后,希望流言少一些,冷静多一些,咱都不添乱了。

 作者 / 吕世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