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甘肃敦煌8月19日电 (记者 冯志军)“像敦煌这样的文化遗产,它不仅仅是给人来旅游来玩的,也是为了受到精神的洗礼,灵魂的洗礼……”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19日在莫高窟说,敦煌文化遗产能让我们从中感受到中华优秀文化是如此的博大精深,感受到传统的东西是可以继承发扬的。

  当日,“文化遗产保护管理与传承创新研讨会”在敦煌莫高窟举行。“莫高窟开窟和造像的历史,是一部贯通东西文化交流的历史,也是一部反映中华民族谋求发展和繁荣的历史。”樊锦诗说,西汉王朝的张骞出使西域全线打通了中国与欧亚大陆之间的交通,此后这条陆上丝绸之路繁荣千年之久。

  伴随着汉唐时期丝绸之路的繁荣,从公元4世纪到14世纪,勤劳智慧的先民凭借着虔诚的信仰和智慧的创造,造就了莫高窟这一中华民族的文化艺术宝库。清朝末年国运的衰弱,留下了一段中华民族难以抹去的伤心史。尽管1944年成立了敦煌艺术研究所,但是无法解决莫高窟保护中存在的种种困难和问题。

  樊锦诗说,新中国成立70年来,莫高窟持续受到国家高度重视和关怀,才从根本上改变了莫高窟残破不堪的面貌,并使敦煌莫高窟文化遗产的保护、研究和弘扬事业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

  在樊锦诗看来,石窟保护、研究和弘扬事业是一项人民的事业,是一项关乎中华民族灵魂的事业。石窟寺文化遗产承载并延续着国家和民族的精神血脉,需要薪火相传、代代守护,也需要与时俱进、推陈出新。在新时代,将力争“把敦煌研究院建设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的典范和敦煌学研究的高地”。

  保护、研究和弘扬敦煌莫高窟,其实质就是保护、研究和弘扬这个独特的、独一无二的价值体系。樊锦诗用其在莫高窟工作57年的经验总结道:坚定依靠科学的、体系化的研究;人才是一切工作的核心;莫高窟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应从物质层面的传承上升到心灵层面的传承。

  樊锦诗说,百年来的敦煌文献和敦煌石窟研究,已经为我国古代历史、经济、政治、科技、文化、中外交流等方面的研究提供了大量珍贵的资料,丰富和更新了许多关于古代社会历史的认识。但敦煌文献和敦煌石窟的研究还远未开发完,还有如“冷门”和“绝学”研究等很多未知的领域需要去探索。

  “文物保护、研究、弘扬和管理事业可持续发展的保障是人才,人才是一切工作的核心。”樊锦诗表示,没有一代又一代莫高窟人的坚守和奋斗,就不会有今天的敦煌莫高窟。因此要确保稳定的保护、研究、弘扬和管理的人才队伍,鼓励拔尖人才的培养,必须要有长远的人才队伍建设规划和机制保障,以及吸引、培养、使用人才的措施和制度。(完)

【编辑:黄钰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