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报社评

昨天是香港航空业史上伤感的一天,国泰宣布裁员近6000人,旗下的国泰港龙亦停止营运。疫情瘫痪全球航空业,数十间航空公司倒闭,香港的处境也相当不妙,疫下国泰客量锐减逾九成,尽管早前获得政府注资,然而疫情旷日持久,绝境求生壮士断臂,亦是无可奈何的选择。当然,对于数千名被裁员工而言,无论公司补偿方案有多“慷慨”,也无法代替粉碎了的饭碗,政府和国泰有责任尽力提供协助,与此同时,各方亦要向前看、找出路。疫情一日未受控情,航空业都难有出路,放眼全球,唯有内地航空业急速反弹,香港航空业挣扎求存,无可避免要向北望。

被裁员工前路茫茫

国泰港府须予支援

国泰在全球雇用逾3万名员工,当中约2.76万人为香港员工,这次裁员的规模,接近总员工两成。疫情爆发以来,国泰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包括大幅削减航班、暂停非必要开支、安排员工自愿申请无薪假,以及管理层减薪等,及至今年6月更获得港府破天荒注资或借出近300亿元“吊盐水”,可是最终仍然无法避免要裁员重组。国泰表示,虽然公司已设法节流,然而每月消耗的现金仍高达15亿至20亿元,长此下去无以为继,若不裁员把每月现金净流出降低至可持续水平,公司未必可以撑很久。

疫下国际航空业冰封,很多航空公司收入近乎零,迄至本月初,全球已有至少43间航空公司倒闭。一些人寄望疫苗面世后,疫情明年中渐受控制,航空业就可重见光明,然而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本周才表示,不要指望疫苗根绝新冠病毒,科学家若能有效降低COVID-19感染机率、减轻其伤杀力,令它最终变得好像流感那样,已是不错结局。国泰预测明年客运力“低于50%正常水平”,背后假设是明年夏季全球主要市场都广泛有高效疫苗可用,现实会否如此理想,仍是一大疑问。

航空业身陷绝境,各地裁员哀歌不绝。在美国,200亿美元拯救航空业新方案迟迟未落实,最近美国航空、联合航空等已纷纷宣布裁员上万人;在新加坡,新航早前虽获约620亿港元公帑补助,仍要裁员两成节流。港星同为国际航空枢纽,这次国泰裁员规模,比率跟新航相近。从员工的角度,安排放无薪假或停薪留职,当然比裁员好,不过全球疫情随时数以年计,一个没有时限的停薪留职安排,跟裁员的分别其实不大。上月港府推出第二期“保就业”计划,国泰未有申请,已被视为裁员在即的先兆,然而裁员数千人的消息,无论对员工以至整个社会,仍是一个非常震撼的噩耗;有35年历史的港龙停止营运,一个属于香港的国际品牌就此消失,同样令人伤感遗憾。

国泰声称已向被裁员工“慷慨”补偿,提供远高于法定要求的离职方案,同时亦会延长医疗福利的期限,员工的遣散费也不会用强积金对冲,然而对被裁员工来说,再“慷慨”的补偿方案,亦不可能代替被砸碎的饭碗。疫下市道低迷,失业者本已不易“搵工”,何况航空业流动性低,以当下市道,被裁员工很难在本地找到相同工种,若要转行,职业生涯几乎就是要从头来过。香港最新失业率升至6.4%,是SARS后新高,有学者估计,单是国泰这次裁员,已足以推高香港失业率 0.1个百分点。国泰这次裁员,会否引起骨牌效应,揭开本地大规模裁员潮的序幕,需要密切留意。

失业率和裁员人数绝不止是一个数字,背后牵涉很多个人和家庭的福祉。航空业是香港经济支柱,政府和国泰需要着眼大局,同时亦有责任向被裁员工提供适切支援。疫下香港失业恶化,国泰大裁员,再度引发有关失业救济的讨论,可是放眼西方,但凡设有失业救济制度的国家,基本上都要靠高税率支持,以香港现行的低税率制度和经济结构,支撑不了这一成本高昂的措施,支援航空业界和从业员,需要另辟蹊径。

内地航运反弹迅速

挽救业界要向北望

全球航空业委靡不振,唯有内地一枝独秀。内地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航空业亦迅速反弹,8月底,中国国内航班已恢复到疫前近九成水平。倘若欧美等地疫情迟迟不受控制,客运长时间无法恢复畅通,香港航空业界要找生路,不可能不向北望。近年内地航空业发展迅速,很多航空公司求才若渴,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亦相当重视航空业发展,港府可以跟内地当局和航空业代表商量,看看是否可以帮被裁国泰员工提供多一条出路。

香港航空业绝境求生,不应有任何政治包袱。香港与内地若能尽快实现正常通关,航空公司很多往来内地的航线都能恢复,有助改善营运状况,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稍后赴京,寻求中央支持香港航空业,与此同时,港府也必须加紧做好本地疫情防控,为恢复与内地正常往来创造条件,早日落实香港与内地以健康码通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