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志愿军医护兵关大局:“在战场上,我只看见惨烈和伤痛” 来源: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10月22日报道(文/陈凡靖)

“你看我身上的裙子好看吗?我前一阵儿刚从网上买的。”一般人很难将眼前这位爱打扮、会网购的时髦阿婆与战场上看惯生死的女医护兵联系在一起。谈起抗美援朝的经历,87岁的关大局颇多感慨,在战场上见过无数生死场面的她,希望人们能记住战争的残酷,更加珍惜和平。

“多希望自己能救活他们”

“1951年1月17日,我跟着部队从沈阳出发去朝鲜。”关大局回忆说,那天天气特别冷,天空飘着雪,她怀着去战场治病救人的心愿奔赴朝鲜。

“还记得第二天早上,我吃到了那段时间最香的一顿饭。”关大局说,前一天晚上他们在车上一宿没吃东西,一停车就煮了一整袋大米,没有水煮饭就往里面搓雪。“没放一滴油,也没有菜,但回想起来觉得那是战争时期最香的一顿饭了。”

关大局说,吃完饭后,有个司务长想下车找水喝,却突然飞来好几架敌机,开始猛烈地扫射。

“那个司务长还没有迈下列车台阶,腿部就中弹了。大家立刻把他抬回来,发现他流血不止。”关大局说,因为医疗用品在另一辆列车上,身边没有任何药品,一车的医护人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司务长因失血过多牺牲……

“这样的事情到了战场上就不稀奇了,后来有一次,一个伤员被枪炮打坏了膀胱,伤得相当重,我一边治疗他一边出血,手术还没结束他就牺牲了……”

关大局说,战场上的伤亡很常见,有些战士因为伤势过重,加上医疗条件跟不上,手术持续时间长,他们往往撑不到治疗结束。“我多希望自己能救活他们啊!”

“活下去更需要勇气”

关大局说,她与大多数伤员只有一面之缘。但这些人中有两位她始终惦念不忘。

“一个特别年轻的伤员送过来的时候,下肢被鲜血染红了,人也昏迷不醒。当时医生的决定是要截肢。”关大局说,手术做完后,她抱着那双腿出去找地方扔掉时,心中五味杂陈,“他当时还处于昏迷中,不知道自己一觉醒来腿就没了”。

那个伤员醒来后,看着自己失去了下肢,垂泪不已。“有时候,活下去是比死更需要勇气的,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还有一个伤员是名高中生,刚刚毕业就来参军。子弹擦过脑袋,命保住了,但是把鼻子打掉了。”关大局回忆说,他送过来时整张脸都在流血,鼻子没有了,只剩下平平的两个孔,还能喘气。

“我帮他处理了伤口后,他反而哭了,说自己这样以后还怎么见人。我只能安慰他说能整容,只要能活下来,等战争结束了,这些都不是问题。”

关大局说,每天都有一车车的伤员被拉过来,她与大多数人只有一面之缘,但她至今仍惦念着这些年轻的英雄们。

被问及面对伤痛与死亡内心害怕不害怕时,关大局说:“我不怕,我上战场就是为了救死扶伤。我只是看见了惨烈和伤痛,而伤员们是亲身面对与承受伤痛,甚至死亡……”

“敌人哪管百姓死活”

打仗的时候是没有天空的。关大局说,头顶上不定什么时候就丢下来一个炮弹。

“战争中最苦的还是百姓。当时朝鲜的百姓对我们志愿军都很好,经常让我们去家里过夜,并给我们吃的。”关大局说,“但是敌人哪管普通百姓的死活,他们为了赢得战争不择手段。”

她回忆起一天早上发现雪地里有几只体型巨大的苍蝇在爬。“那可是朝鲜的冬天啊,大雪纷飞的,零下几十度,雪地里头哪来的苍蝇?”她当时就觉得不对劲。果然,不久后就有伤员被送到医院,是传染性极强的伤寒症。

“发现这些虫子的地方总会有人染上鼠疫、回归热、伤寒等传染病,我亲眼看到了那些比指甲盖还大的苍蝇突然出现在雪地里,也看到了离奇地感染上伤寒症的伤员,我的医学知识跟生活常识告诉我,除了细菌战,这些事情没有办法解释。”

战争已经过去快70年了,关大局说,她上过战场,深知和平是战士们拿命换来的,“他们用鲜红的热血铸就了现在火热的生活,人民记得!”

【人物简介】关大局,女,1933年12月出生,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人,1948年12月参加革命工作;1951年1月至1953年12月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历任班长、副排长,荣立三等功一次、小功一次;1951年作为“功臣代表”出席铁道兵英模会,获铁道兵英模大会颁发的“纪念册”等荣誉。

年轻时的关大局(受访者供图)

年轻时的关大局(受访者供图)

关大局近照(陈凡靖 摄)

关大局近照(陈凡靖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