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地,

父亲行进的脚步,

慢了下来,

变得有些蹒跚,

大概是时间,

悄悄地对他施了魔法。

慢慢地,

母亲缝线的手法,

慢了下来,

不得已戴上了花镜,

大概是岁月,

调皮地蒙上了她的眼。

慢慢地,

我们生活的节奏,

也慢了下来,

每天打电话问候,

周末抱着孩子去看望,

其乐融融地吃上一顿晚餐。

偶尔也会翻出旧照片,

坐在一起怀念,

逝去的点点片段。

不再追赶时间,

不再蹉跎岁月,

只是珍惜,

你们都在的日子。

(孙鑫)